站内检索:
 
您的位置: 青海新闻网 /  国内新闻

南昌最好的眼科,

南昌最好的眼科,南昌最好的眼科医生,南昌最好的儿童眼科医院是哪家

来源: 央视新闻客户端    作者:    发布时间: 2017-11-24 02:46:33    编辑: 李娜

红星新闻5月7日消息,对很多人来说,登上珠峰是一件挑战人类极限、寻找人生意义的事情。但是,对尼泊尔政府来说,这却是一个利润可观的香饽饽,即便有人会因此付出生命。

珠穆朗玛峰山脚下 图据新华网

2017年,尼泊尔政府向外国人发放了有史以来最多的登山许可。371个登山许可加上当地的夏尔巴人向导,这预示着今年的登山总人数将达到800人,同时也意味着,即将到来的五月中旬,是一个因拥堵而异常危险的登山季。

自1953年埃德蒙·希拉里首次登顶以来,挑战珠峰的人数逐年增加,90年代左右更是以每年50人的速度增至600余人。拥堵问题在2012年达到高潮,包括当地向导、挑战珠峰者在内,共有600余人在同一天向珠峰进发。

希拉里(右)和丹增1953年6月6日在珠峰脚下接受记者采访 图据新华社

曾5次登珠峰的英国登山家Tim Mosedale于4月27日在Facebook上表示担忧——

这么多人登山,加上那些连备用氧气瓶都没有,冰爪都穿错脚的登山菜鸟,将给今年的珠峰造成更大“毒害”。

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,在冰雪覆盖的“死亡地带”拥堵,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。拥堵造成登山者的人身安全和环境破坏问题由来已久,尼泊尔政府也一再声称,会采取各种举措防止拥堵,提高登山安全性。

但事实上,这些举措却从未实行过。就在昨日(5月6日),一位85岁的登山家舍川在珠峰大本营疑因突发心脏病过世,而尼泊尔政府曾表示,将禁止18岁以下和75岁以上的人登珠峰。

珠峰拥堵的背后,究竟存在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?

利益诱惑

光旅游收入就占了尼泊尔GDP的8.9%

2015年,尼泊尔政府发表言论,称将坚决执行一系列措施,限制登山人数。

尼泊尔时任旅游部长的 Kripasur Sherpa也表示:

我们不会让所有想去珠峰的人都去,然后死在那里。如果身体和精神状况不适合,那(去珠峰)就等于是合法自杀。

但是,两年过去了, Kripasur Sherpa的承诺却并未兑现。

很多人对尼泊尔的印象是,它是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。尽管同时它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,根据美国CIA各国年鉴,尼泊尔约四分之一的人口都在贫困线以下。

纪录片《高山上的夏尔巴人》导演Jennifer Peedom曾告诉美国CBS:

尼泊尔政府根本没有真正的动机去限制人数。每个珠峰登山许可都有1万美元(1.1万美元)的许可费,他们急需这部分钱。

尼泊尔旅游部登山许可花费表

如果每个登山许可花费1.1万美元,那么2017年的371个登山许可就将给尼泊尔带来408.1万美元的收入。此外,珠峰探险还给当地带来了酒店、向导、交通等各项旅游收入。

红星记者调查发现,2014年,光是旅游收入就占了尼泊尔GDP的8.9%,并呈逐年上升趋势。

旅游业给尼泊尔经济的贡献

根据尼泊尔政府2015年旅游业报告:

2013年旅游业给尼泊尔带来4.5亿美元外汇收入。

2014年珠峰雪崩造成16名夏尔巴向导死亡,2015年尼泊尔地震造成珠峰雪崩又导致18人死亡。两起悲剧造成登山取消,重创尼泊尔旅游业。

2015年旅游外汇收入降至1.97亿美元。

旅游业给尼泊尔带来外汇收入表

随后的2016年,尼泊尔并未如预期一样,在“小年”后迎来“大年”——共发放289个登山许可。2014年和2015年累积的需求,在2017年迎来了一次集中爆发。

但是,泄洪式的371个登山许可一发,将造成多大的安全问题?截至发稿,红星新闻记者仍未得到尼泊尔旅游部回应。

“垃圾规则”

口头承诺坚决执行新规范 却从未兑现

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,曾多次登顶珠峰的登山家Alan Arnette告诉红星记者:

除了巨额旅游收入以外,尼泊尔政府不能贯彻执行限制登山举措的主要原因就是政局不稳。政局不稳导致官员轮换率极高,甚至高到每六个月就换一次。

此外,官员腐败问题严重。每一任部长拿走一部分登山许可收入就走人,下一个部长继任时又要收新的费用。这也是为什么2014年、2015年雪崩后,当年的登山许可延期非常困难。

每隔几年,尼泊尔政府就向全世界宣称要限制登山资格,每一次都有各级官员站出来,称坚决执行新规范。

但Alan Arnette指出,唯一一条执行了的就是违反当地人意愿,把珠峰工作人员的人身保险提高到了1.5万美元。

导演Jennifer Peedom也称,她见过一些尼泊尔人试图改变现状,但游说官员却处处碰壁,最后甚至因此丢掉工作。

Alan Arnette在其个人博客中列出了12条从未被执行的规范,比如其中一条——禁止18岁以下和75岁以上的人登珠峰。

而据BBC报道,就在昨天(5月6日),85岁高龄的尼泊尔前廓尔喀雇佣兵舍川(Min Bahadur Sherchan)在珠峰大本营疑因心脏病突发过世。

舍川 图据纽约时报

2008年,76岁的舍川曾创下最高龄登顶纪录,但被80岁的日本登山家三浦雄一郎于2013年打破。舍川此行,志在刷新最高龄登顶纪录,不幸出师未捷。此前,他已多次试图以高龄刷新纪录。

拥堵的“死亡区”

每分每秒都是危机 有人被冻掉脚趾

这么高的人数,我们当然很担心。

曾经6次登顶珠峰的夏尔巴向导Mingma Tenzi表示, 他带队的讨论通常就集中在一个话题——如果出现拥堵问题该怎么办?

高海拔“死亡区”空气稀薄,非常危险,等待的每分钟都是在浪费氧气,严寒中长时间静止等待也容易造成冻伤。

去年,他和客人在登顶路上就被延误了四个小时,光是在著名的“希拉里台阶”就因为排队耽误了一个小时。这个近乎垂直的冰岩壁,需要登山者排队,靠固定绳索依次登上去。他的两个客人就在这段等待中因严寒而失去了脚趾。

有些岩壁需要登山者排队,靠固定绳索依次登上去 图据环球网

旅行救援管理公司——环球救援的首席执政官丹· 理查德也指出,今年他们公司接到的急性登山病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%,已达35例。这就是因为部分登山者想乘拥堵前上山,但由于时间不够,身体没有来得及适应气候,造成了发病。

有些岩壁需要登山者排队,靠固定绳索依次登上去 图据环球网

可以预见的是,在政府稳定以前,登山者、徒步者还有游客年年都会见证政府出台新举措,宣称让登山更安全,但是永不执行。

Alan Arnette告诉红星新闻记者:

所以,对每个登山者来说,最可靠的还是选择那些有可查记录,确实能兑现承诺,对客户负责,值得信赖的探险公司。

(原题为《史无前例的珠峰狂欢季开启:85岁登山者命丧珠峰,谁在导演自杀式登顶悲剧?》)来源林容/红星新闻)

相关新闻↓
[ 打印 ]
关于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
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      版权所有:青海新闻网
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E-mail: webmaster@qhnews.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[2001]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